搜尋
進階搜索

會員登錄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進階搜索

在摩谷採訪尼達科

2019年3月14日

文:鄭嶸   

尼達科(Dacques Nini) 擁有 GIA 的研究寶石學家、珍珠和珠寶設計文憑,並獲得了加拿大寶石協會的FCGmA文憑,他在數年中考察了一些最著名、奇異的有色寶石和鑽石產地。尼達科曾在加拿大、南非和巴西生活,是一位寶石商。作為一位實地寶石學家,他考察了巴西、哥倫比亞、緬甸(摩谷)、印度、泰國和斯里蘭卡等有色寶石出產國。除了他在有色寶石礦場的經歷,他還考察了南部非洲的一些著名的鑽石礦場,包括波札那、納米比亞、賴索托和南非。


Daw Nan Kyi山佛塔之日落。照片由鄭嶸提供

尼達科在實地考察現場。照片由尼達科提供

摩谷山間晨霧。照片由鄭嶸提供

這座佛塔是800年前摩谷開始建城的地方。照片由鄭嶸提供

摩谷Grace Haven 孤兒院的兒童。照片由鄭嶸提供

 

尼達科是一位對實地寶石學和珠寶設計充滿熱情的有色寶石國際經銷商。在他18年的職業生涯中,尼達科與美國時裝設計師、珠寶商和世界各地的頂級鑽石商合作。他是加拿大寶石協會(CGA)會員、世界珠寶聯合會(CIBJO)會員、國際有色寶石協會(ICA)會員、美國寶石貿易協會(AGTA)會員、GIA校友會休斯頓分會會長。

尼達科是此次由40名寶石學家和寶石商組成的實地寶石學考察團中的一員,於2018年12月前往摩谷,這是他第三次到訪紅寶石之鄉。作者在摩谷之旅中對他進行了一次特別採訪。

為什麼你說摩谷是僅次於喀什米爾的第二個難以到達的地方?
從歷史著作到21世紀的寶石學文獻,圍繞著最佳寶石產地的傳說始終吸引著寶石愛好者,我也不例外。我最喜歡的兩種顏色是鮮豔的紅色和深邃的藍色,體現在紅寶石、藍寶石和尖晶石中,這兩個神話般的地區都出產這些寶石,並且兩地都很難到達。
世界最佳寶石的產地 — 喀什米爾和摩谷 —充滿神秘色彩。由於其海拔高度、地理位置和宗教戰爭,喀什米爾是地球上最難進入的地區之一。摩谷一直到現代都在嚴厲統治下,這樣的統治把把緬甸,也把摩谷和世界其他地方隔離開來。

去這些地方通常需要很長的飛行時間,至少16個小時或更長。這對你來說有困難嗎?
我想對這個問題最好的回答是:“那些每天在公司裡都要工作8個小時的人如何耐得住?”的確,飛行可能很長,有時甚至需要40個小時才能到達最終目的地,但這段旅程總是值得的。
我也很高興能夠通過社交媒體與世界各地的人們分享我的冒險經歷。我不禁注意到許多千禧一代(以及其他)的旅行者訪問了我的Dacques® Rare Beautiful Jewels Instagram 頁面,並做了評論。

你已經去過摩谷三次了,為什麼這個地方對你這麼特別?
對任何寶石學家來說,能去一次摩谷是夢想成真,第二次走訪感覺就像夢幻,如果有幸第三次去摩谷,就是命運召喚。在我第二次到訪時,我問摩谷是否有孤兒院,當地人介紹我去看Grace Haven孤兒院的傈僳族兒童。傈僳族人口占緬甸總人口的4%,他們和我一樣信仰基督教。然而我可以真誠地說,他們是屬於克欽邦、佛教徒或者是穆斯林的孩子,其實並不重要,孩子就是孩子。當你在孩子們身邊時,他們提醒我們,偏見和不寬容是後天習得的行為,不是人類的天性。我喜歡和天真無邪的孩子們在一起,我對孤兒和那些受壓迫的人感到深深的責任。雖然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所有的事,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一些事。我的公司Dacques®對和我們有工作關係的地區做出回饋,我們的長期目標是在這些地區做出貢獻。

關於這次探險,你還有什麼其他的評論想和大家分享嗎?
作為一個早起的人,我喜歡在清晨看山谷景色,看著太陽悄悄穿過在陽光照耀下飄逸的薄霧。真美妙!我也欣賞我在當地人民生活中看到的歡樂。我和單親媽媽在公路旁的小屋裡長大,但我從來不知道我們是低收入家庭。我們家充滿了歡樂,因為我媽媽總是讓每一天都變得美好,即使晚餐是從20美元一次的採購中拿出一罐5美分的豆子,也沒有關係。這種對生活的熱情在摩谷也很明顯,讓我想起了自己的早期經歷。你可以稱之為懷舊,一種充滿敬意的懷舊。

幾個世紀以來,三種宗教信仰與共存於這些山谷地區,政府和軍方共存。因此,我相信人們有一種相互尊重的常識,儘管目前這個國家的一些地區的宗教局勢依然緊張。我熱切希望我能在摩穀內外和緬甸的軍方領導人會面。我想從軍方和文官政府兩方面瞭解政局雙方的關切。緬甸國土美麗,人民美好,世界正在改變。我們希望合作、和平與自由離我們比大多數人意識到的更近。

鄭嶸
美國寶石研究院研究寶石學家文憑 (GIA GG), GIA 上海校友會創始會長。曾在北美和中國的鑽石、珠寶企業任職,有逾十年的國際工作經驗。曾任 Rapaport中國區創始總經理及雜誌專欄作者。目前從事珠寶、鑽石業服務項目管理工作。

《亞洲珠寶》博客由特約嘉賓撰寫,內容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本網站立場,本網站對此欄目內容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