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進階搜索

會員登錄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進階搜索

活現翡翠創意

2018年8月10日

文:杜海燕   



雲霧

梔子花.泉

玉如意

十九件工作室負責人來自著名翡翠之鄉雲南昆明的設計師文罡

 

祥雲,如意,山水,燈籠—濃郁的中國元素,黃色18K金與綠色翡翠的搭配,傳統得一不小心就掉入又俗又土陷阱中的配色,設計師卻以深厚的功力將傳統與現代時尚融合的度,把握得恰到好處。在4月深圳國際珠寶展上,十九件工作室的翡翠鑲嵌首飾展現了富有中國傳統文化韻味又簡約時尚的美感,即使處在一眾設計師展位中亦出挑,征服了大量觀眾,給人留下鮮明印象。

十九件工作室負責人是來自著名翡翠之鄉雲南昆明的設計師文罡, 翡翠是他偏愛的材質,也許從小生長在翡翠歷史較久的環境中,受到耳濡目染“喜歡它色彩的豐富多變,亮度不像鑽石那麼奪目,很溫潤,很貼近中國文化的審美,並且翡翠的最大消費市場也是中國。”

談及對於翡翠首飾傳統的傳承和創新,文先生謙虛的表示,目前階段主要還在吸納,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精華豐厚,真正看過和接觸過的還很有限,而在設計中加入變化是自然而然的,比如隨著當今人們髮型的變化、服裝的變化等,首飾自然要加入一些調整,這是設計師要去好好思考的。當今市場上,對古典傳承和現代時尚的融合是一個重要趨勢,也是相當難把握的課題,對度的把握是否恰當決定了設計的成功與否。他認為兩者的融合是科學試驗,不是藝術,並不是靠一點天賦和對審美的感知,而是建立在大量試驗工作基礎上,是畫了大量草圖的結果。圓的線條到底圓到什麼程度最科學,輔線怎麼走最漂亮?諸如此類,大量的草圖試驗,最終的呈現是一個設計師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做出大量試驗和探索的成果。

草銅錘是文先生給自己起的號,俗稱草包,可以看出他是個幽默和內心強大的人。在對他的專訪中,他也展現了對設計的抱負和雄心。對於設計風格,文先生說在50歲以前,不想有自己明顯的風格特徵,因為還在不斷學習的過程中,儘量不要固化自己。他指,很多設計師希望把自己好一點的作品符號化,大批量生產和複製,推廣到市場,讓市場通過這個符號馬上認知自己,一看到類似的產品就聯想到該設計師。他不諱言,現在通過這樣的方式設計師成名成家會快一點,但是這樣的方式對於學習來說,反倒讓路徑變得狹窄,甚至塞住了。

文先生希望中國的、歐式的,或者現代的,甚至當代藝術的,都可以做一些嘗試,目前為止,還有很多國家沒有去過,非洲的文化還不瞭解,印度等很多國家很美的東西也沒嘗試過,現在接觸面還不夠想要的那麼寬。他指今年44歲,還有六年時間可以慢慢接觸,到50歲走夠了路,讀夠了書以後,再來確定哪個方向是最喜歡的,努力的沉澱下去,做出真正屬於自己風格的作品。“對於一個藝術家來說,不是要做一個百年老店或企業,能夠有一件百年作品就不錯了。”

在目前階段的設計探索中,與中國傳統文化靠近的,或者跟大自然及浪漫主義色彩比較靠近的風格,是文先生比較得心應手的。他指在設計中多往美好靠近,不主張個人喜怒哀樂的全部表達,希望通過美好事物的設計,也就是通俗說法的傻白甜,給辛苦工作和生活的人們傳遞愉悅。在他偏愛大自然的題材中,以曾經做過的一隻蜉蝣為例。蜉蝣的生命只有一天,但它打開翅膀飛舞的時候,拖著長長的尾須,展示了炫麗綻放的美感。他指,在袁枚的一首詩《苔》中,描述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另一部名作《赤壁賦》中有名句“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都表達了在浩瀚的宇宙中,人類雖然都是渺小的個體,但也可以努力閃出一點點光來,這也是他一直追求和踐行的。蜉蝣的設計,並不是通過逼真的造型來呈現,而是加入藝術變形的手法。用翡翠做翅膀的一部分並結合了18K金,18K金部分是把翅膀打開扇動的一個過程,呈現了一個動態軌跡。類似於卡通片中,動作中常有運動軌跡的描繪,是形象結合抽象的一個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