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進階搜索

會員登錄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進階搜索

挑戰與身份:合成與天然鑽石之爭

2018年10月5日

文:鄭嶸   

合成鑽石和天然鑽石之間戰雲密佈,兩者在發展路程和規則制定上互不相讓,但僅能贏得小勝,而非決定性的勝利。競爭在產品、價格和定位方面開展,合成和礦採鑽石的商家都極力希望改變現狀。



NGTC的DV-5000測試設備用於檢測合成鑽石(圖片由深圳鑽石毛坯交易中心提供)

博茨瓦納的Jwaneng鑽石礦(圖片由鑽石生產商協會提供)

產自澳大利亞力拓阿蓋爾(Argyle)礦的天然鑽石原石(圖片由鑽石生產商協會提供)

本年的JCK拉斯維加斯展會前一天,Lightbox 廣告懸掛於拉斯維加斯麥卡倫國際機場的行李提取大廳(圖片由鄭嶸提供)

GIA iD100寶石檢測儀器

18K白金耳釘,鑲有施華洛世奇人造鑽石,總克拉重0.27克拉,零售價為595美元(圖片由Diama提供)

 

過去幾個月,隨著合成和礦採鑽石的身份與形象在全球的分歧進一步擴大,鑽石行業正經歷里程碑性的變化,戴比爾斯集團和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都做出了出人意料的轉變,在鑽石珠寶業產生了巨大衝擊。

本年5月29日,戴比爾斯集團宣佈將於9月推出 Lightbox 品牌的實驗室培育鑽石首飾(見本刊2018年7月號第13頁報道),合成鑽石和礦採鑽石之間的競爭隨之進一步升級。

Lightbox的推出傳達了重要資訊。首先,戴比爾斯作為最大的天然鑽石生產商之一和鑽石生產商協會(DPA)的主要成員,將推出合成鑽石產品系列。其次,戴比爾斯將新的合成鑽石產品系列歸類為時尚首飾而非婚慶首飾。第三,Lightbox的價格體系不同,低於當前市場價格。

身份和鑒別

Lightbox的公告再一次凸顯了命名問題。戴比爾斯的舉措顯然試圖以自己的方式定義實驗室培育的鑽石。

合成鑽石也被稱為實驗室培育鑽石、人造鑽石、人造金剛石等。根據美國寶石研究院(GIA)的定義,合成鑽石是通過工藝流程生產的人造鑽石,而非在地質變化過程中形成的天然鑽石。合成鑽石與天然鑽石在化學成分、晶體結構、光學特性和物理特性方面基本一致。大多數合成鑽石可根據其合成方法,歸為 HPHT(高溫高壓)和CVD(化學蒸氣沉澱法)兩大類。HPHT鑽石和CVD鑽石與天然鑽石幾乎完全相同,只有寶石鑒定所的專業鑒定師才能鑒別。

去年,九家領先的鑽石組織制定了鑽石術語指南,規定“鑽石是天然的”,因此礦採的天然鑽石不需要限定詞。在提及合成鑽石時,必須使用特定的限定詞 — 合成、實驗室培育的或實驗室製造的。

然而,這一合作努力在7月被FTC修編的珠寶指南打亂,該指南在“鑽石”的定義中刪除了先前特別指定的“天然”來源,擴展了定義以涵蓋實驗室培育的鑽石。因此,“鑽石”一詞可用於天然和合成鑽石。然而,賣家仍必須披露鑽石是天然的還是實驗室培育的。

作為回應,DPA表示理解該決定的依據,但“擔心它會被人造鑽石行銷人員利用,他們可能會認為使用“鑽石”一詞無需適當的限定詞,在消費者層面導致更多的混淆和欺騙”。

DPA的立場確有根據。首先,鑽石是一種寶石,寶石應該是美麗、稀有和耐久的。合成鑽石是工業產品。FTC的裁決將稀有寶石和“不那麼稀有”的工業產品歸於同一個名稱,確實難以澄清。其次,由於紅寶石,藍寶石和祖母綠等命名意指天然來源,鑽石也應如此。

監管的重要性和長期騙局

合成與天然鑽石的難題對鑽石行業具有深遠影響。印度鑽石公司呼籲其政府監管合成鑽石原石貿易。由於沒有用於“合成鑽石原石”的商品名稱及編碼協調制度(HS)編碼(對貿易產品進行分類的國際術語),目前無法追蹤進口到印度的合成鑽石原石,因為這些資料與其他合成寶石和天然彩色寶石混合在一起,寶石和珠寶出口促進會(GJEPC)和印度政府都無法確定合成鑽石原石進口的數量和克拉重量。

2016年,印度政府為已切磨的合成鑽石分配了HS編碼,但對合成鑽石原石的監管仍然是缺失的環節。2018年2月,GJEPC敦促印度政府為合成鑽石原石分配HS編碼。GJEPC主席Pramod Agrawal說:“HS編碼將天然和合成鑽石供應管道分離,以便監控,並使非法混合變得幾乎不可能。”

這是一個全球性問題。據一位中國合成鑽石生產商稱,除了在中國進行切磨的部分外,他們其餘的合成鑽石原石都出售給了來自印度的鑽石製造商。這些合成鑽石原石運往蘇拉特進行切磨,然後可能銷往世界上任何一個主要市場,包括銷回到作為世界第二大鑽石消費國中國。

已切磨的合成鑽石如果按合成品出售,是合法的產品。如果故意或在不知不覺中沿著供應鏈被當成天然鑽石出售,問題就很嚴重。小鑽的混包是很大的問題,貨包裡更容易有合成鑽石混入天然鑽石中,當首飾製造商將它們鑲嵌成首飾時,問題將進一步沿著供應鏈蔓延。一件密鑲首飾上的100顆小鑽中只要有一顆有合成鑽石混入,就可能會毀了整件首飾,最主要的是會侵蝕消費者信心。

生產熱潮

為了支持Lightbox,戴比爾斯集團還將在四年內投資9,400萬美元,在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附近建設新的Element Six生產工廠,以增強現有的位於英國的生產設施。該工廠一旦全面投入運營,每年將能夠生產超過50萬克拉的合成鑽石原石。

與博茨瓦納、俄羅斯和加拿大等國相比,中國沒有大規模的鑽石開採,卻是非常重要的合成鑽石生產國,其主要產能在河南省。據報道,鄭州中晶鑽石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的合成鑽石生產商,於2016年11月募集了7.05億美元資金用於年產700萬克拉的寶石級合成鑽石的新生產項目。

摩根士丹利於2016年8月進行的一項研究預測,到2020年,寶石級合成鑽石在鑽石市場中佔據15%的市場份額,在大尺寸鑽石的銷售中佔7.5%,並將對140億美元的鑽石原石市場構成
挑戰。

比較和對比

價格和定位方面也顯示合成和天然鑽石商家大相逕庭。在此之前,合成鑽石銷售商通常是在天然鑽石價格基礎上打折銷售其產品,有時便宜30%。這樣定價的依據是合成鑽石的生產成本比天然鑽石低約30%。然而,作為工業產品,合成鑽石顯然不具有天然鑽石的稀缺性,工廠可以根據需求調整生產規模;另一方面,天然鑽石礦的開採壽命有限,故而天然鑽石的生產是受到自然資源制約的。因此,合成鑽石不具有與天然鑽石相同的價值,故此不應該在天然鑽石價格基礎上打折定價,儘管它們可能具有相同的視覺外觀。

珠寶業巨頭戴比爾斯集團和施華洛世奇正在通過各自的業務在實驗室培育鑽石市場重新定義市場定價規範。施華洛世奇的Diama和戴比爾斯的Lightbox都在制定新的定價標準。Diama於2016年推出,提供鑲嵌施華洛世奇人造鑽石的18K金首飾,零售價最低為595美元。Lightbox合成鑽石售價為每四分之一克拉200美元,銀鑲座和金鑲座收費分別為100美元和200美元。

資訊宣傳同樣是戰場。DPA通過其宣傳語“珍如此心 真如此鑽”(Real is rare. Real is a diamond)來肯定礦採鑽石的真實性和內在價值。

合成鑽石零售商通常將其產品作為環保、無衝突和可持續的天然鑽石替代品進行推廣。施華洛世奇堅持認為合成鑽石是100%的鑽石,並稱,“根據其光學、物理和化學特性,人造鑽石與礦採鑽石相同。兩者都是100%的碳,都具有相同的硬度,亮度和火彩 — 兩者都是永恆的。它們是具有鑽石所有基本特性的鑽石,只不過產地是實驗室,而不是地球。正如溫室種植的蘭花與自然界中發現的蘭花一樣。”

C.V.D.原則

合成與天然鑽石的風暴將繼續醞釀。若要在動盪中遊刃有餘,並不一定需要開展新的CVD業務,依我認為是需要遵從以下的“C.V.D.”原則。

C代表 Certification(認證)因為鑒別合成鑽石非常困難,我們需要依靠信譽良好的寶石鑒定所進行認證。請注意小型鑒定所證書可能會忽略某些測試,例如顏色成因。世界鑽石交易所聯合會(WFDB)還推出了世界鑽石標誌計劃,以證明零售商是天然鑽石零售商。

V代表Verification(核實)您需要核實您購買的商品以符合描述,核實您獲得的證書是否真實,核實鑽石是否與證書相符,並核實您的測試設備是否可靠。最重要的是,您應該核實供應商是否誠實。請對不切實際的天然鑽石價格保持謹慎。易於理解的鑒定證書和透明的定價曾允許行業人士在沒有充足的鑽石知識的情況下進行買賣,然而諸如合成鑽石、假證書以及真證書配故意掉包的鑽石的問題再次需要寶石學培訓和專業知識。  

D代表Disclosure(披露)始終向客戶和消費者誠實地披露您所銷售的產品,並要求您的供應商向您誠實披露。合成鑽石是一種快速發展的合法業務,關鍵是對產品其真實情況的全面披露。

 

關於作者

鄭嶸,深圳鑽石毛坯交易中心副總經理,美國寶石研究院研究寶石學家文憑 (GIA GG), GIA 上海校友會創始會長。曾任Rapaport集團中國區總經理,在國際鑽石和珠寶行業擁有超過20年經驗。

鄭嶸
美國寶石研究院研究寶石學家文憑 (GIA GG), GIA 上海校友會創始會長。曾在北美和中國的鑽石、珠寶企業任職,有十幾年的國際工作經驗。曾任 Rapaport(國際鑽石價格表發布機構)中國區創始總經理和雜志專欄作者。目前從事珠寶、鑽石業服務項目管理工作,包括組織中國買家團參訪世界重要展會等。

《亞洲珠寶》博客由特約嘉賓撰寫,內容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本網站立場,本網站對此欄目內容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