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進階搜索

會員登錄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進階搜索

百轉千回去摩谷 - 探訪紅寶石之鄉

2019年3月13日

文:鄭嶸   


從海拔5277英尺的Daw Nan Kyi山(摩谷最高峰)看日落

Pan Chan市場(大傘市場)

女礦工在篩選和分揀含有寶石的礫石後,把她發現的寶石放進了一個塑料袋里

在Aung Thit Lwin市場旁的一條小巷里,千禧一代寶石學家、考察團成員韋淇正在一群交易商面前用珠寶商放大鏡檢查一顆寶石。韋淇坐在一輛作為臨時交易點的摩托車上

在Aung Thit Lwin市場旁的一條小巷里,千禧一代寶石學家、考察團成員韋淇正在一群交易商面前用珠寶商放大鏡檢查一顆寶石。韋淇坐在一輛作為臨時交易點的摩托車上

檀娜卡是一種傳統的、黃白色的化妝膏和防曬霜,由黃香楝樹枝樹桿磨成,是緬甸文化的一個顯著特徵。注意左邊的幼兒戴著紅寶石耳釘

 

由40名寶石學家和寶石商組成的實地寶石學考察團,在世界著名寶石學家Kennedy Ho 帶領下,到緬甸北部的傳奇山谷摩谷 (Mogok) 進行探訪。摩谷出產世界上最受歡迎的紅寶石、藍寶石和其他寶石。這是一場探險,不但要面對途中蜿蜒山路上千個急轉彎帶來的潛在危險,而且有反政府武裝、謀財害命和綁架勒索等令人不安的報導。對寶石學家來說,這是一次朝聖,是蕩滌心靈的旅程,能從根本上瞭解寶石的地理產地和歷史,感受採礦之艱難、摩谷活躍的市場和未知的未來,發現造物賜予的美麗寶石背後的珍寶 — 日復一日辛勤工作的摩谷人。

緬甸是東盟國家之一,戰略性地位於中國和印度這兩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之間。緬甸是東盟國家通往中國的門戶。它是富有異國情調的寶石之國,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如翡翠、紅寶石、藍寶石、珍珠、琥珀等120多個類別的寶石和半寶石。仰光、曼德勒、內比都、摩谷、帕敢等城市是寶石珠寶價值鏈上最重要的城市。

2018年11月,上海舉辦第七屆“東盟 + 12國珠寶協會會長峰會”期間, 緬甸寶石和首飾企業家協會副會長 Aung Kyaw Win博士接受《亞洲珠寶》採訪, 介紹了緬甸在2018年9月第2周已經開放首飾進出口,目前仍在等待政府批准對已打磨寶石的出口。目前,緬甸對寶石原石仍有出口限制,外國人只能通過緬甸寶石公盤購買並出口。

“緬甸曾經由軍政府統治下長達50多年。自2010年以來,准文官政府開始認識到價值鏈發展的重要性,開始重視利國利民的選礦開發。2015年,新一屆政府開始重視以人力資源為基礎的經濟,加強珠寶首飾行業價值鏈的發展。緬甸寶石和首飾企業家協會 (MGJEA) 是公會級別的協會,與緬甸聯邦副主席領導下的私營部門發展委員會密切合作,致力寶石和首飾價值發展,改變國際上認為緬甸只能供應原石的看法。MGJEA正在努力在明年建立世界一流的寶石鑒定所,並努力將現有的緬甸寶石培訓學校提高到職業培訓學校水準,隨後提升到研究院水準。Aung Kyaw Win博士說。

2018年3月是緬甸北部歷史名城摩谷建城800周年。摩谷是外國人限制進入區域,也被稱為“紅寶石之鄉”,位於蜿蜒的Irrawaddy江以西50英里的山谷中,海拔約3850英尺。摩谷最著名的寶石包括鴿血紅紅寶石、藍寶石、尖晶石、半寶石,並以稀有、歷史性的和皇室用寶石聞名。自古以來,緬甸的紅寶石就被沿著絲綢之路流通,中國文獻記載了早在六世紀緬甸的採礦活動。緬甸(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稱為 Burma,現稱Myanmar )自身記載出產紅寶石的最早文獻可追溯到1597年。

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史密森尼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收藏了世界上一些最大和最優質的紅寶石。卡門•露西亞紅寶石重23.1克拉,鑲嵌在一枚飾有鑽石的鉑金戒指上,呈現出飽和的紅色,透明度非凡,上乘的切工能使寶石反射出鮮豔的紅色。該寶石是在20世紀30年代在摩谷開採的。

筆者遇到的大多數摩谷人,就像我們的嚮導和車隊領頭司機 Jordan一樣,都很隨和友善。Jordan也是考察探險團領隊的大副,他總能確保我們安全出行,裝備充足,三餐無憂。在摩谷,許多居民仍然在屋前放水罐(通常是三個),供口渴的路人飲用。對於很多行業人士來說,摩谷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亞洲寶石研究院 (AIGS) 董事長、探險考察團領隊 Kennedy Ho 出生于緬甸。在他執行編輯並出版的《摩谷—寶石之谷》一書的序言中,他描述了自己與摩谷及其人民之間紐帶,“從早期我父親在仰光開展小規模的珠寶業務,到他和孩子們(就是我們)被迫流亡的困難時期,摩谷人將最稀有、最美麗的寶石託付給我們。他們的信任在很多情況下救我們於危難,摩谷本身就像我們家庭的一員,且名副其實。”

對於摩谷的居民來說,Htarpwe(寶石市場)是每天舉行的寶石儀式,吸引著來自城內和周邊地區的買家和投機者。商人們展示他們的寶石,給出一個要價,然後討價還價。要價可能比市場價高得多,所以不要羞於進行激烈的議價。大多數買家和賣家仍然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緬甸人。緬甸的政策使外國人進入摩谷的管道相當有限。每當外國人出現在市場上時,他們可能會被當地的交易商圍住,因為他們知道外國人只來摩谷數日。

摩谷的公開寶石市場上交易的寶石種類繁多,包括紅寶石、藍寶石、尖晶石的原石和成品寶石,一般價格在幾美元到2,000多美元。然而非常昂貴的寶石,如3克拉或更大的無燒鴿血紅紅寶石,通常是會在辦公室裡交易,而不是在街上。

摩谷有四大寶石市場,各具特色。東摩谷湖畔的 Mini Mingalar 市場是一個早市,賣家坐在租來的桌子後面,展示自己的寶石。

東摩谷的Pan Chan市場,又稱大傘市場,是一個下午才開市的寶石市場,買家可以在傘下租一張桌子,等待賣家把貨拿過來供買家看貨。買家付了看貨桌的租金後,桌子的主人就會撐開大傘。

西摩谷另外兩個繁忙的市場幾乎沒有桌子,大家都站著看貨和交易。其中一個是Aung Thit Lwin市場,交易商在上午自發聚集,另一個是 Pan Ma市場,只在下午交易。

這四個市場都依賴自然光進行交易。有經驗的商人會瞭解摩谷的陽光比大多數中國城市的陽光更能襯托寶石的顏色,紫外線含量也可能更高,因此在中國的一些地方展示在摩谷看到的鮮豔的紅寶石可能會顯得比較暗淡,最好是攜帶顏色樣本來進行精確的比較。

作者兩天之內走訪了四個市場,對一些人總是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事實是,許多交易商會按照開市時間去各家市場,上午一家,下午一家,試圖找到先前接觸的潛在買家,再進行一輪議價,以期完成先前未能達成的交易。

自2016年美國解除對緬甸紅寶石的進口禁令以來,緬甸政府推遲了採礦許可證的重新發放,寶石開採因此嚴重阻滯。2019年5月,摩谷所有的採礦許可證將到期。這種不確定性可能影響到數萬名礦工、寶石匠、交易商、相關服務環節的人員以及家人的生計。

另一個潛在問題是,很多珠寶名牌是摩谷寶石的大宗買家,但是大公司至少要提前一年計劃其行銷活動,這樣就可能不得不依賴其他穩定的產地,例如莫桑比克的紅寶石、斯里蘭卡和馬達加斯加的藍寶石等,故而會使問題雪上加霜。業界祈盼緬甸政府儘快續簽採礦許可證,在此之前,摩谷的命運仍會像其清晨的山谷一樣迷霧重重。
 

所有圖片由鄭嶸提供。

鄭嶸
美國寶石研究院研究寶石學家文憑 (GIA GG), GIA 上海校友會創始會長。曾在北美和中國的鑽石、珠寶企業任職,有逾十年的國際工作經驗。曾任 Rapaport中國區創始總經理及雜誌專欄作者。目前從事珠寶、鑽石業服務項目管理工作。

《亞洲珠寶》博客由特約嘉賓撰寫,內容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本網站立場,本網站對此欄目內容概不負責。